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2019高考奋战ing】
【死亡一年慎fo】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屯xian粮yu的僵尸号.

经常发牢骚×


学习中,已死亡 |・ω・`)

甜食爱好者,偶尔会撒一把玻璃渣【不存在


个人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ps有很奇怪的cp偏好就不打出来了除这几只外基本混邪但是只存活在喜欢里不会产】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其余都是杂食,不过不会推荐!请放心食用 |・ω・`)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的!

高三狗+深夜党,快要猝死.

取关随意呀毕竟要神隐一年,虽然希望能被喜欢得久一点但还是——感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综上一定要慎fo呀_(´□`」 ∠)!!!


【UT圈内白嫖ing福衫是心头好帕衫是白月光魂魄飞升脑洞贫乏无力码字orz】

【安雷】相隔着热流的距离,温暖的盛开与枯萎

最终还是来祸害这对了bu

ooc私设满天飞这些都是我的锅.

又是只活一人的老梗呀.

私心海盗团团结友好没有勾心斗角的反叛与相互怀疑剧情.(虽然我都写死了)

ps热流我总打成暖流orz不知道还有没有地方没改过来.

题目好长啊..

抹着糖的刀?






   直直穿透自己胸膛的那把剑温暖而冰冷,仿佛浸透了千年坚冰的寒意沿着心口被刺穿处攀升至大脑,最终被酿成无法缓解的疼意。

   雷狮靠着树慢慢的滑落在地。眼前的骑士看上去似乎很平静,那片茂盛的碧绿之间却染着些本不应该出现的情愫。
  
   雷狮却像是终于缓了一口气似的,眼帘与眼睑碰撞的动作脆弱而迟缓,但溢着艳红的唇角仍淡淡的扬起一道弧度。雷狮将手中的雷神之锤与方才夺过来的冷流扔下,一手紧紧的扣住胸前染血的暖橙色刀刃不让对方抽走,另一只手则是故作轻松的抹去唇角的鲜血。

   “我说安迷修,”他的声音嘶哑着,像是一头濒死的野兽,但并没有任何激烈疯狂的恨意。“你用的不是热流么,可怎么也这么冷呢?”

   安迷修好看的碧绿色眼眸一直盯着雷狮不断开合的唇瓣间不断滑落的乌红色液体,衬得对方本就失着血色的面颊更加苍白。而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他不加修饰的视线,却并不打算停下,只是淡漠的抹去唇边的淌落的温热液体。

   “恶党...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安迷修的目光移到雷狮抓着热流刀锋的手,因为用力过度的缘故,指节都已泛着青白,指腹更是被刀锋深深的嵌入,交合处滴答滴答溢着鲜红色的血。

   “雷狮,放手。”

   安迷修想要抽回热流,而雷狮的手却仍然十分执拗的握着热流锋锐的刃,他尝试将热流回抽,却在听见对方吃痛一般的闷哼之后放弃了这个打算。

   “咳咳...,”雷狮却只是笑着,眼角眉梢的意气风发并不见少,哪怕是心肺间被狠狠的贯穿,他的脊骨却依旧笔直的挺立着,就像是一个胜利者。“安迷修,我问你。”

   “‘骑士道’,究竟是什么?”

   安迷修安静的听着他昔日的恶党用透着虚弱的声音述出的疑问,或者说是失了气力的质问,他兀的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夜晚。





   夜幕低垂,无数的星光在二人四周温柔的汹涌着,澎湃在两条逐渐靠近的心弦之间,明亮得沉默而动人。刚打完一架的二人躺在被星光抚慰着的草地上,三件武器杂乱的散落在两旁,而安迷修和雷狮并不想去理会。

   方才打架带来的疲惫感流过五脏六腑,最后汇集在绷紧了好一会儿的肌肉上,酸痛酥麻的不适却又不会带来多大的威胁。安迷修扭过头悄悄的瞟了一眼雷狮,却发现对方似乎一直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当即便有些绷不住:“怎么一直看着我,想什么呢?”

   雷狮倒没有半分偷看被发现的自觉性,相反心情似乎还不错一般,笑意盈盈的回答:“在想,刚刚那一脚怎么不往下移一点,不然就能让某个傻逼骑士断子绝孙了。”

   “你没必要这么残忍吧。”安迷修笑着回过去,“如果我那一拳往上移一些,你的脸难道还想要?”

   “你尽管试试咯。”雷狮一个打挺翻身坐起来,却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尽管如此安迷修还是紧跟着变换了姿势。

   二人不再言语,沉默阻隔着夜晚风声的喧嚣,只有银河仍涓涓的流转着,洒落一地碎钻似的晶莹流光。

   安迷修却总觉得,今天的雷狮变得有些不一样。明明平时二人打起架来完全不管不顾,今天却处处收力,狠招也不向要害处招呼,反倒更像是一种小心翼翼的试探。

   “雷狮,你......有心事吗?”

   “嗯?”雷狮从鼻腔里淡淡的哼出一个略显曲折的音节以表疑惑,随即扭过头看向安迷修:“安迷修,你脑子没烧坏吧?”

   安迷修捕捉到对方面容上一闪而过的情感,但他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那种情绪——悲伤却又平静的,与其说是怒涛汹涌的汪洋,带不如说是毫无波澜的一滩死水。

   这种被雷狮迅速收敛起来的脆弱,来自于什么呢?

   安迷修开始回想从遇见雷狮开始对方的状态。独自一人在森林里走着,衣服上还沾着少许血迹,但因为这种事情太过平常因此安迷修并未在意。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对方的表情,实在是平静的有些麻木。

   狮子,可都是群居动物啊。

   最坏的情况在安迷修的脑内成型,且被无意识的呢喃出声:“海盗团...?”

   话音未落,只是刚刚翻滚出舌尖的功夫,安迷修便感觉到对方的气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有些紧张的把手默不作声的放置在距离冷流比较近的一块土地上,碧绿色眼睛只是安静的望着眼前突然被滔天悲伤所尽数覆盖的海盗。

   “嗯。”

   最终的回答,只是一句应是被心肺吞吐了许久,湿尽了眼泪的气音。

   “是啊,海盗团。”

   五个字仿佛失尽了他全部的气力。

   安迷修凝视着这个自二人相遇以来一直被自己冠以‘恶党’名头的海盗,那双平日里总是明亮而张扬的瑰紫色眼眸黯淡着,像一颗即将陨落的星辰。安迷修张口想要安慰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望着雷狮将面颊埋进合拢的双膝之间,安迷修却听不见丝毫抽泣的声音,也许是眼泪早就被血液给替代了吧,抑或那份可笑而骄傲的自尊依旧被雷狮珍藏在悲伤的反面。

   “安迷修,凹凸大赛只能活一人。”

   安迷修一怔,而雷狮却不肯给予他过多反应的时间。“所以,这种事情啊难道不是迟早的事吗?”

   明明是因为共同的利益而暂时走到一起,可为什么还要那样贪婪的渴求彼此给予的温存暖意?明明迟早都是要失去的。

   “我自己也想过,为什么不能从一开始就独身一人?那样也谈不上纠缠,更不必说相欠。”

   “但我还是不曾后悔。”

   安迷修抬起头,望进了一片载满星辰的紫意。那双眼睛里已经失了悲哀的神色,只留下淡淡的感伤与深深的怀念。这些神采全都搅作漫天飞旋的光点,悄无声息的散入他的眼睛。

   雷狮站起身来,背对着安迷修,面朝着浩瀚的星空,被黑色所勾勒出来的逆着光的轮廓耀眼而灼热。

   “我不能因为害怕枯萎,便拒绝盛开。”

   他的身影盛开在安迷修的眼里,一如既往的傲然而挺拔,却添了几笔沉稳的暖意。

   安迷修看着雷狮转过身朝着自己走来,每一步都缩短着世界的长度,直到自己的身前。雷狮朝着安迷修伸出了手。

   “所以,你惧怕枯萎吗?”

   惧怕吗,与我一同在此活下去。

   安迷修将手递过去,掌心相接的温暖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奇异。

   他最终选择了遵循自我。

   “我无畏与你一同盛开。”

   风声稍显喧嚷,却足已听晓。

   似是早就猜测到对方的答案,雷狮面上似乎没有半分动容,但却仍陆续有揉碎的星光自愿的走进那片紫色。雷狮将手搭在安迷修的后颈,将头凑过去,与之交换了一个与十指相扣的掌心如出一辙温暖的吻。

   “那说好了,在遇上之前,你可给我好好活着。”

   “好。”






   “安迷修,我想听你的骑士宣言。”

   雷狮意外的不再坚持自己先前的言语,他只是努力的将目光聚集在安迷修身上,收拢着他快要被冰冷所吞噬的灵魂。

   安迷修愣了愣,有些疑惑着对方的要求,却又在看见对方神采已经开始稀薄的双眸之时让声音先一步覆盖了思考。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安迷修的目光凝视着雷狮涣散的瞳孔,加快了语速,却又放柔了背诵的语气。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雷狮握着热流的手静默的松开,只是堪堪搭在刀背上,那纵横的血迹仿佛被时间凝固成了斑驳的锈迹,成了安迷修眼底无法抹去的黯淡色彩。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雷狮合上了眼。

   安迷修的星空被永远的锁在了那片消散的紫意中。

   “恶党,你还没听完呢。”

   安迷修执起雷狮搭在热流上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目光充满了眷念与温存的爱意。

   他用另一只手拔出贯穿爱人胸口的热流,随意弃于地上。安迷修单膝跪在雷狮的旁边,而安静闭着眼的那人好像是睡着了,又好像从未醒来过。

   他们盛开过,终于也面临了单向的枯萎。

   安迷修直到此刻才真正的体会到了雷狮的感受。被各种情感所杂糅在一起的酸甜苦涩,最终都变成了一颗颗花椒,又麻又辣的,充斥在心窝里,让人一面恨不得掏出心脏剖开将其取出来狠狠的剁碎,一面又忍不住将其重新咀嚼一番,麻得舌尖也都泛白,却只是想要口中多些什么味道以安抚自己突然变得空旷的心房。

   这是一种无法被舍弃的贪恋。

  

  

   “我发誓,对挚爱至死不渝。”

  

   飞舞的光点取代了安迷修心心念念着的那人已凉却的身躯,宛若与当初温柔汹涌的星空的最后重逢,只是此去一别再也不见。

   “晚安,雷狮。”


  
end
  

《骑士宣言》来自度娘×
感觉真的很适合安哥啊...

重看时发现真的打成暖流了emm我的锅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