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2019高考奋战ing】
【死亡一年慎fo】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屯xian粮yu的僵尸号.

经常发牢骚×


学习中,已死亡 |・ω・`)

甜食爱好者,偶尔会撒一把玻璃渣【不存在


个人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ps有很奇怪的cp偏好就不打出来了除这几只外基本混邪但是只存活在喜欢里不会产】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其余都是杂食,不过不会推荐!请放心食用 |・ω・`)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的!

高三狗+深夜党,快要猝死.

取关随意呀毕竟要神隐一年,虽然希望能被喜欢得久一点但还是——感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综上一定要慎fo呀_(´□`」 ∠)!!!


【UT圈内白嫖ing福衫是心头好帕衫是白月光魂魄飞升脑洞贫乏无力码字orz】

【安雷】酷暑

ooc私设都是我的锅。

深夜发文肯定没人(押韵)。

日常向,世界观接上篇,已交往。

安宠雷,与有点强势主动的雷,注意。

短小一发,今晚有点事所以晚了..

味道稍淡的小甜饼。
——


   正值酷暑。

   安迷修满头大汗的提着早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要八点半了。他朝着隔壁的房间看了一眼,不出所料的撞见了一扇闭着的门。

   “雷狮!”安迷修放下早餐冲着那扇依旧紧闭着的房门喊着其主人的名字。“早餐买回来了,起来了吧你!”

   “瞎嚷嚷啥安迷修,小爷老早就起来了好吧。”门被大力的推开,似乎是昭示着那人现在心情多么的不美丽。“我可无法在这些扰人的蝉鸣声中睡的怎么样。”

   见雷狮早已穿戴整齐,人模人样的站着,安迷修也总算是松了口气——这大爷可没少搞出自己买完早餐之后还在闷头大睡的事来。

   安迷修觉得他需要好好感谢一下雷狮窗户外边紧挨着的那棵树,与树上叫的正欢的蝉。

   “这么热的天气,亏它们叫的出来。”雷狮跑到餐桌前呼啦一下拉开椅子,椅子腿与地板之间发出了一声凄切刺耳的哀嚎。安迷修抬起头看了雷狮一眼。

   “......好了好了下次会注意。”

   “你每次都这样说。”安迷修摇摇头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雷狮狡黠的笑笑,凑近对方的耳畔吐露出一句低低的话语——“那你还不是一直忍着?”

   “得了,算我上辈子欠你的。”安迷修对于雷狮无师自通的调情方式感到有些难以应对,哪怕对方睁着一双好看的紫罗兰色眼眸不说话的时候再怎么单纯天真无邪可爱,也难以掩饰对方抹着笑意的唇角处那一丝玩味的弧度。

   用过早餐后,雷狮毅然决然的抛下了脏兮兮的餐桌奔赴了手机与沙发的怀抱。安迷修与桌上的污渍面面相觑,尽管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常:“...我一直在怀疑我到底是找了个室友,还是养了只宠物。”

   “当然是团结友爱的室友——”雷狮转过身将头搁在沙发背上看着安迷修收拾碗筷,笑眯了一双紫眸:“兼男朋友。”

   “我看我就是在供大神。”安迷修回过去,“我肯定上辈子亏欠过你什么,这辈子才被你又找了上来。”

   “那你希望欠我什么?”雷狮有些好奇的眨了眨眼,“情债还是命债?”

   “都一样。”安迷修洗干净手,走到雷狮的旁边坐下,凑过去瞅了眼屏幕上的内容。“这啥玩意...彩虹小马二手玩具降价促销?”

   “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是不是心动了心动不如行动快去清仓抢购吧哈哈哈哈......”

   安迷修一脸冷漠的看着笑成一团缩在沙发一角的雷狮,感觉到了来自恋人的深深恶意。

   “你别以为我没有看到下面那条加勒比海盗的周边——”

   “闭嘴吧不然我就毁尸灭迹。”

......

   结果还是出门了。

   “所以出来干什么啊。”

   “拜托恶党你再不出来走走就要发霉长蘑菇了。”

   “我宁可长蘑菇也不想被晒成蘑菇干。”

   太阳毒辣的很。安迷修跟雷狮挤在一把小小的遮阳伞下,肌肤相贴间溢着一丝微妙的触感。雷狮仗着自己多出来的七厘米成功夺去了伞柄,此时正有些得意的在手里晃动。

   “你别摇啊。”手臂被太阳一下一下的灼烧的滋味并不好受,“又不是在烤烧烤。”

   “得了吧我可没烤反面。”雷狮嗤笑一声,用空闲的左手去拨弄安迷修的头发,“你是不是用了别的洗发水,味道变了啊。”

   “没有啊,”安迷修听闻此话,捻起一缕短短的棕发放在鼻尖嗅了嗅,“明明没有变。”

   “鬼哦。”雷狮凑近安迷修的脖颈又细细嗅了几下,这才笑了起来:“这似乎是我最近新用的洗发水的味道。”

  “...恶党啊。”

   安迷修一脸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的表情,“你忘了昨天谁趴在我肩上昏昏沉沉睡了一下午的?”

   “谁啊?那肯定是一个很帅气的人吧。”

   “哦。”安迷修式冷漠。

   不过雷狮发丝的气味的确挺好闻的。安迷修想起昨天下午不敢乱动最终也没撑住将鼻尖抵在对方发旋上睡去的自己,莫名的有些留恋鼻翼间曾充沛过的干净香气,带着许些阳光的暖味。

   目测了一下二人的身高,安迷修意外的发现其实这个身高,自己将下巴搭在对方的肩窝里刚刚好。

   但还是忍住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亲密动作的冲动。安迷修在心里默念了十万遍骑士道基本准则,这才勉强压下心里的那股暖流。

   “喂,傻逼骑士,”雷狮突然出声,惊醒了犹在幻想中的安迷修,只是他接下来的那句话反倒成全了安迷修小心翼翼的幻想。

   “你亲得到我吗?”

   安迷修第一次觉得身高梗很可爱。

   怎么能亲不到哦,送上来的糕点不吃白不吃。

   他扭过头去亲吻雷狮的面颊,唇瓣触上一片染着草莓味的温热,安迷修辨别出来那是雷狮上次新买的防晒霜。他有些不满兼不舍的离开对方的面颊,抱怨道:

   “防晒霜涂太厚了。”

   “是嘛?”雷狮挑了挑眉,主动凑过去,在安迷修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却还未来得及逃离便被对方擒住肩膀,加深了这个吻。分开后却也不恼,饶有趣味的看着方才主动的安迷修,“那这个味道如何。”

   安迷修尝出来雷狮涂的是草莓味的润唇膏。

   明明都一样啊。

   安迷修看向对方因刚刚的举动此刻正泛着润泽水光的唇瓣,心情突然间又好了不少。

   也许不一样。

   蝉声真是聒噪得紧。


end


情债命债都欠过了其实...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