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2019高考奋战ing】
【死亡一年慎fo】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屯xian粮yu的僵尸号.

经常发牢骚×


学习中,已死亡 |・ω・`)

甜食爱好者,偶尔会撒一把玻璃渣【不存在


个人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ps有很奇怪的cp偏好就不打出来了除这几只外基本混邪但是只存活在喜欢里不会产】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其余都是杂食,不过不会推荐!请放心食用 |・ω・`)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的!

高三狗+深夜党,快要猝死.

取关随意呀毕竟要神隐一年,虽然希望能被喜欢得久一点但还是——感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综上一定要慎fo呀_(´□`」 ∠)!!!


【UT圈内白嫖ing福衫是心头好帕衫是白月光魂魄飞升脑洞贫乏无力码字orz】

【安雷】世界欠你们一座小金人


设定安雷同居室友+大学生设定

深夜小甜饼√

ooc私设都是我的锅。

越来越神经的剧情和越来越流水账的文风...越写越退化×

只是满足自己的少女心,看着不舒服请憋着。
或者轻点打。
(´°̥̥̥̥̥̥̥̥ω°̥̥̥̥̥̥̥̥`)
——


   时钟的时针指向了十一这个数。安迷修望着已经被叠的整整齐齐的报告,在心底暗自感叹一句终于完成了。

   一旁陪着自己加班的两个女生此刻也放下了手里的笔。安迷修朝着她们微笑道了句“辛苦”,并且劝她们快点回家。

   直到门外突兀的响起了重重的脚步声。

   “安迷修!”

   望着大力甩开门冲进学生会办公室先是有一瞬空白随即满脸气鼓鼓的雷狮,安迷修只是报以夹杂着许些讶异的冷漠回视。

   “怎么了,恶党。”

   雷狮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什么情绪正在一片紫意中酝酿成型。

   “我说,”雷狮走到安迷修桌前狠狠的敲了敲桌面,伴随着响亮的叩声,凶恶的表情里混入了一丝不甚明显的吃痛,“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安迷修冷笑一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气场丝毫不输于雷狮,但是海拔上却还是稍逊七厘米。“可你有给过我什么解释吗?”

   二人针锋相对,碧绿与亮紫之间迸发而出的浓浓敌意与一股奇妙的混合感在整个办公室中扩散开来。

   “行啊能耐了是吧安迷修,”最先开口的还是雷狮。他故意凑近了对方,弯起一双好看的紫眸。“想打架吗?”

   却不知为何,句尾不受控制的向上挑起一个小心翼翼的轻快尾音。

   “虽然很想教训一下你,但是现在我也无心去顾及这些。”安迷修指着桌上那堆厚厚的报告,“我可有事儿做。”

   雷狮用余光望了眼不远处两个正安安静静观望战况的女生,又冲着安迷修眨了眨眼睛。

   安迷修小幅度的点点头。

   “顺便一提,这里可不止我们两个人。”安迷修的目光绕着办公室走了一圈,扫过呆在办公室里整理报告的那两个此时已经被吓懵了的女生,“让女士受惊可不是什么有素质的体现。”

   “就你屁事多。”雷狮撇了撇嘴,扭过头注视着两个女生,“还不走吗?”

   两个妹子被雷狮的气场吓得不行,屏着呼吸立马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望着她们如获大释般逃离的背影,安迷修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的唇角重新勾勒起一丝有些无奈的笑意。“雷狮,下次过来找我还是要提前跟我说一声,万一又跟今天一样还有别人怎么办?”

   雷狮早就敛起了那副满是煞气的表情,只是方才因故意做出来的激动而引出来脸颊上的淡红色还未消散。他笑嘻嘻的坐在桌子上,手掌似是不经意的搭在了安迷修撑着桌子的手背上。

   “这不是没事吗。”指腹不安分的堪堪擦过对方的手背,也不管自己撩起了对方多少酥麻的痒意。“况且,你应该很希望我来找你的吧,我的学生会会长。”

   安迷修把雷狮从桌面那头意味强硬的拉过来,力道却温柔的不像话。雷狮挑了挑眉,随即十分上道的以双臂搂住安迷修的脖颈,主动献上二人交往以来不知道是第多少个吻,却仍只是浅尝辄止。

   “说真的,他们如果知道我们俩在一起了,指不定有多惊讶呢。”雷狮勾着嘴角,一双狭长的眸里满是玩味。

   “那就让他们去惊讶吧。”安迷修扶着雷狮下了办公桌后也开始收拾东西,笑容似乎纯良至极却又暗蕴着许些深意。“虽然我觉得他们应该多少能猜到一点儿。”

   “那就先藏着咯?”雷狮似乎是脑补出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压抑着嗓音低低的笑了出来,“我有点儿想看看丹尼尔老师的表情——放心好了毕业之前他是不会知道的。”

   收拾好书包的安迷修无奈的牵起雷狮的手,掌心相贴的温暖与柔软触感无不宣誓着情愫的滋生。他忍不住扭过头看了雷狮一眼,却发现对方也在看他。

   “那就走吧。”

   “真慢啊,不过话说回来,我可不怎么跑过来等你回家啊。”

   “因为以前都是我找你好吗。”

   “今天我们的会长大人不是太忙了吗,而且看起来会长大人对我的突然袭击有一点兴奋呀——”

   “......以后,还是我去找你吧。”

   夜晚的校园静悄悄的,只有知了在不停地叫唤。漆黑的夜路被温柔闪耀的路灯所照亮,在心扉间刻下一道道暖意。

   “手还疼吗?”

   雷狮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手掌被对方握在掌心里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回答的语气中捎着一丝无所谓。“疼啊,当然疼了。”

   其实也不是很疼,指节处也只是泛着些淡红色而已。但安迷修却把雷狮调笑的的话语当了真。他将雷狮的手掌托至唇边,轻轻的吹了吹泛红的骨节,又在雷狮有点懵圈的时候迅速落下一吻,“这样就不痛了。”

   温暖的气息喷洒在仍残余着麻意的指节处,紧随着的温热触感更是带来了一瞬微微的酥意。雷狮睁大了眼睛,将自己的手快速的抽回来,随即垂下眸子以掩饰自己刚刚的不自在。“傻逼安迷修你干什么呢——”

   安迷修望着对方同样泛红的耳垂,又重新慢慢的拉起了对方的手,却只是虚虚的握着,任由指间空隙被闷热的空气所填满。

   雷狮却紧紧的回握了过去。
  

end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