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2019高考奋战ing】
【死亡一年慎fo】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屯xian粮yu的僵尸号.

经常发牢骚×


学习中,已死亡 |・ω・`)

甜食爱好者,偶尔会撒一把玻璃渣【不存在


个人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ps有很奇怪的cp偏好就不打出来了除这几只外基本混邪但是只存活在喜欢里不会产】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其余都是杂食,不过不会推荐!请放心食用 |・ω・`)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的!

高三狗+深夜党,快要猝死.

取关随意呀毕竟要神隐一年,虽然希望能被喜欢得久一点但还是——感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综上一定要慎fo呀_(´□`」 ∠)!!!


【UT圈内白嫖ing福衫是心头好帕衫是白月光魂魄飞升脑洞贫乏无力码字orz】

【安雷】理性讨论,酒到底是不是个好东西

比较欢脱轻松的原著背景?

语无伦次的写出来的...三千多字【对我来说的】大甜饼,可能有后续?

关于酒后乱啊不是,酒后断片的故事。
安雷双箭头。

预警!!!有喝醉后十分ooc的雷狮与深陷暗恋池沼无法自拔的安迷修bushi
有哭泣的雷总×非常非常欧欧西再次预警【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

ooc私设都是我的锅,慎入。

满足自己搞事的心理,不服憋着。
or轻些打..?
_(´□`」 ∠)_
——



   安迷修走出山洞的阴影,将自己肆意浸在柔软的阳光下。

   似乎回想起了些什么,安迷修闭上眼睛低低的笑了起来。金黄色的暖意拍打着他的面颊,似有稀疏的涓流淌过心尖。

   他用积分买了些早餐,思索了一会儿又花了些格外的积分加热了一杯牛奶。等到他拿着这些东西重新走进山洞的时候,雷狮仍旧窝在那个角落,只是先前随意伸展开的手臂已变为了双手抱胸的小心翼翼。

   “恶党。”安迷修走过去,轻声唤道。

   稍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几下,像是两把交叠的羽扇。安迷修从雷狮面前挪开几步走到他的身侧,先前被安迷修挡住的阳光立刻蜂拥而至,环绕在雷狮周围。

   从鼻腔里哼出一个沙哑粘稠的气音,雷狮的睫毛又抖了两下,这才让那双眼睛微微的睁开一条缝隙,溢着淡淡的紫意。但紧接着阳光争先恐后的涌入眸中,挤得眼球生生的疼,雷狮立刻又闭上了眼睛,这回哼出来的音节折了几下,透露着许些不满。

   安迷修俯下身,想要揭开雷狮身上的薄被,却又在望见后者因为起床气而微微鼓起的面颊后只是伸手轻轻抿了抿被角。他通过终端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

   “雷狮,起来啦。”安迷修感觉到手中的牛奶逐渐褪去了热度,“已经八点多了。”

   “等等......”雷狮从喉咙里发出几句黏糊的话语,撒娇一般的尾音像是一只幼猫奶气的叫唤,“困......”

   这个样子的恶党可十分难得一见。安迷修只能捂住心口装作无事发生。权衡过利弊后,安迷修把牛奶紧挨着紧挨着热流放下。

   也对,昨晚雷狮喝了那么多酒,今天肯定会有些不舒服。多睡一会,也未尝不可。

   安迷修这样想着。昨晚的一切都像是浇满了蜜糖的不真实,喝醉后的海盗用带着一丝哭腔的告白成全了他所有的幻梦。拥入怀中的身体软绵绵的,散发着令人着迷的酒精气味。原本在心里打定不趁着雷狮醉时占便宜的安迷修还是没能拗过那双已经化成一滩水的紫色眼睛,小心的取走了海盗头子一个酒味儿的吻。

   不过也算是一个惊吓吧。安迷修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毕竟醉醺醺的死对头兼暗恋对象突然大晚上举着雷神之锤跑来找自己,怎么想都是打架的几率比告白这种事大得多。

   安迷修第一次由衷的认为,酒有的时候的确是个好东西。
  
   只是他忘了有一种状况,叫做酒后断片。



   不过几分钟后,雷狮良好的生物钟便让他彻彻底底的清醒过来。雷狮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用力舒展开四肢,像猫一样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大脑突然启动。

   在敏锐的察觉到身下的触感不对劲后,雷狮迅速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已经被阳光洒了满怀的一座色调灰暗的山洞,而非基地里自己舒适的卧室。

   雷狮满脑子都是大写加粗的一排排黑色问号,脑子对于昨晚的记忆似乎丢失了一部分,也就是俗称的酒后断片。

   目光在触及不远处的热流后,雷狮的面色比这山洞甚至还要灰暗一分。

   在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检查了自己的身体确认了自己贞操犹在后,雷狮松了一口气。昨晚真不该跟佩利拼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卡米尔拦着的情况下喝这么多酒还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出基地的....

   对了,昨晚卡米尔好像被帕洛斯灌了不少酒啊。雷狮在心里默默又记上了一笔。

   一切的回忆都在安迷修走进来的那一瞬间被打破。雷狮几乎是触电般从地上蹦起来,拔出雷神之锤直指向安迷修的面门。

   “嗯?雷狮你醒.....”

   话音未落,安迷修便看见雷神之锤冲着自己直直的砸过来。本都已经做好了被打飞的准备,却又看见雷神之锤在半途中突然消散成白色的光点飞散回到了雷狮的体内,而后者则是沉着脸一声不吭的喝着那杯冷掉的牛奶。

   沉默了一会儿,安迷修最终还是开口道:“恶党,牛奶冷了,对胃不好。”

  “我刚刚果然还是应该把你打飞。”雷狮泄愤似的一口喝光了牛奶,浓烈的奶味在舌尖上扩散开来,“我现在也没心情跟你杠,我只想知道——”

   雷狮的眼神里满是绝望与死寂的神采。

   “昨晚,都发生了什么?”

   “emmmm...”安迷修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又委婉的加工了一遍内容,挑出了重点,之后才谨慎的开口道:“你大老远跑过来,先放了个电,然后哭着向我告白。”

   雷狮:“......”

   “你忘了?”安迷修惊讶的说,“你昨晚先是举着雷神之锤放了个电,然后对我说——”




   漆黑的夜幕下,因为酒精上脑而红着脸的雷狮高举雷神之锤,安迷修连忙举起冷热流准备挡下这道攻击,然后——

   海盗冲着天放出来两束弧形的闪电。

   “傻逼骑士,瞧见没,爷放个电都是爱你的形状!”





   “然后,”安迷修继续生动的描绘着昨晚的画面,“你边哭边控诉我要离开你——”




   “安迷修,”雷狮突然放下雷神之锤,让其化作白色光点纷散而去。“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啊?”智商持续掉线的安迷修。

   “你已经二十三个小时三十六分钟零七秒没有跟我说话了!你是不是想打破你二十八个小时十二分钟五十五秒的记录!你是不是想离开我独自一人远走高飞走到一个我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

   “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说会道。”安迷修默默的槽了一句。

   直到一堆感叹号里突兀的夹杂着一丝委屈的哭腔,让原本只是看热闹的安迷修顿时慌了起来:“不是啊爷,你怎么念叨着我还哭起来了...”

   海盗头子嘴一撇,眼角一耷拉,豆大的泪珠便顺势滚落脸颊,有几分以泪洗面的架势。雷狮不断的抽噎着,时不时还会打几个哭嗝 ,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若是让其他人见了,定会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

   那双漂亮的紫眸此刻正水光润泽,不断有晶莹的,闪着光的泪珠从眼角两侧滑落。而那双眼睛平日里嚣张跋扈的神采也已烟消云散,显得无辜而委屈,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下——

   “啊啊啊都是我的错恶党你别哭,”口头上依旧是恶党但在心底一直有好好在意的人此时委屈巴拉的模样立刻激起了安迷修心底滔天的罪恶感,他连忙放下冷热流飞奔过去,刚想帮对方擦一擦脸颊上汹涌的泪珠却又被猝不及防抱住,将鼻涕和眼泪一把全都抹在了自己的肩头。

   一件衣服的积分换一个拥抱,血赚不亏。

   内心十分崩溃但是表面上依旧好声好气哄着雷狮的安迷修轻柔的拍打着雷狮的背脊,明明比自己还高出几厘米,身型却看起来有些削薄,估计也没怎么好好吃过一顿正经饭吧。安迷修在心里打定主意哪次再混进海盗团做一顿饭给雷狮补补身体,却又感觉到对方从自己的肩窝里抬起了头,嘴里似乎不断的嘀咕着些什么。

   安迷修这才注意到雷狮身上一股浓浓的酒味。什么嘛,原来是喝醉了啊。安迷修无奈的笑笑,怪不得突然这个样子,雷狮平常...可不会对自己这样。

   拱进自己怀里的身躯十分灼热,像是拥着一团燃烧的烈焰。安迷修摸了摸雷狮的额头,却摸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应该是闹够了,海盗的身体终于软了不少,此刻半倚在安迷修的怀里,似乎有点儿昏昏欲睡的味道。

   安迷修刚准备打横抱起雷狮,却又听见他嘴里不断念叨着什么,便把耳朵凑过去分辨了一会儿。啤酒味的灼热气息喷在耳畔,那变了调的绵软声线却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

   安迷修辨认出来每一个字,他将它们合在了一起。




   “所以我他妈的到底说了什么。”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此刻已经算得上是红黑交加的脸色,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安迷修,我喜欢你。”




   说出来,一定会被害羞的海盗给灭口的吧。

   “你没说什么。”

   “安迷修你说不说。”

   “真的,”安迷修无视心脏的抽痛,他以微笑迎上雷狮稍稍缓和了一点的面色,“就算说了什么,我也没有听清,应该不是很重要吧。”

   “重要,反正你没听见。”雷狮低声说道。安迷修只听见了对方几近消失的气音。

   安迷修突然起了一丝戏弄之心。他装作不在意的继续说道,“还有啊——你亲了我。”

   其实是他亲了雷狮。不过反正雷狮没印象。

   “放心,只是在脸上,不过你想让我负责的话,作为骑士也不是不可以为恶党破这一次例。”

   他看着海盗头子的脸色逐渐紧绷,面上的阴沉完全被红色所取代,连眼角也都染上了一丝撩人的嫣红。

   “......我靠。”雷狮从牙缝里闷闷的憋出一句脏话,无法被发丝完全掩盖的尖耳朵泛着浓稠的红,“安迷修,算我求求你忘掉这一切,全部都给我忘掉。”

   “没事。”安迷修笑的很无辜,“其实蛮可爱的。”

   “我可qnm的可爱吧。”

   脸红的时候,连爆粗口也有一种特殊的加持呢。安迷修心里想着,真的很可爱啊。

   “求你,别看着我笑的那么渗人。”

   身心俱疲的雷狮转身就跑,动用元力后瞬间没了影儿。

   安迷修没动。

   没事。他远远眺望着雷狮仓皇跑掉的身影淡淡的笑了起来。最后的骑士可不在乎等待这种事情。总之,来日方长。

   雷狮是他温柔的晨曦,定会光临他残酷的梦境。

   若是有着相同的心意,等待日出的时间多花一点儿,又何妨呢?



end....
也许会有论坛体后续?

评论(24)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