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咸鱼僵尸号(???嗯


胡言乱语意义不明,没有剧情没有文笔,只有一颗想要安雷结婚的心。

ooc私设属于我,爱情属于安雷。








凹凸个人磕粮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除此之外基本混邪)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

【安雷】骑士与海盗的地咚


一个摸鱼小甜饼。

忙里偷闲,就是练练地咚这个动作而已。

没有背景,不要太较真,一时爽而已。

这只咸鱼并不是诈尸,只是借尸还魂【bu

依旧死亡ing晚自习写作业心态爆炸.

等我考完开学考试可能会活一点吧...心情复杂。

ooc私设bug都是我的锅不服请暴打我 |・ω・`)

——


   他们的灵魂相撞。

   安迷修的右手按入雷狮颈侧那块潮湿土壤中,而左手所持着的剑已深深没入另一边的地表,锋锐的刃仅仅与海盗脆弱的脖颈间隔着约莫几厘米的距离,跃动着幽幽的青蓝色暗光。骑士弓着背脊,双膝卡在海盗的大腿两侧,加上他在对方身体左右施予的威胁,竟是没有留给身下的海盗丝毫多余的空隙。

   雷狮似乎对左侧那弥散着淡淡寒意的刀刃并不在意。他抬起眸子望了一眼正处于自己身体正上方的安迷修,有些好笑的从对方的那双碧绿眼瞳里寻见了一丝疑惑。海盗自脑中生出戏弄骑士的念头,于是他往左侧偏过头,一小缕稍长的黑发微微蹭过刀锋,随即便悠悠地飘落,陷在他身下绵软的泥土里。

   “别动。”安迷修见他兀自偏头,任由锋芒削去他一撮乱发,心下也不由得一惊,连忙出声制止道。而始作俑者却只是加深了唇角的笑意,一双紫意粲然的星眸被骑士欺身而来的影子缀上几笔深邃。“不过是试试你的剑够不够利,取不取得走我的命而已。”

   “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嘛。”

   安迷修皱起眉,有一小窜意味不明的怒火十分微妙地涌上心头。身下的海盗显然是从那双蹙起的剑眉中读出来一丝危险的怒意,也没有半分自觉与反省的样子。雷狮注视着骑士眼里那片干净的森绿色,一向不羁的声线中染着一丝不甚明显的笑意。

   “别紧张,”海盗说,挂着一如既往的乖张笑容,“不过是海盗对他一直憎恶的骑士开了一个小玩笑——”

   雷狮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安迷修的脸便突兀地在眼前放大好几倍,几根柔韧的棕色发丝垂落在他的面颊上,泛起一阵阵酥麻的触感。他讶异地睁大了眼,指尖因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而抽搐几下,却又很快被骑士空闲的右手擒在自己的手心里,被迫地汲取着对方掌心里藏匿许久的暖意——却都比不上他们唇瓣交合处那一阵阵因唇上纹路交汇相融而激起的欢欣热烈——直到安迷修起身,回到先前那暧昧而短促的距离后,雷狮才魔怔一般回过神来,本能地想要用指腹轻抚自己的下唇,却又发觉自己惯用的右手正被骑士紧紧地握在微微渗汗的手心里,暖得要命。

   “别紧张,”骑士模仿着海盗方才的语气,唇角的弧度添着几分沉甸甸的笑意。“不过是骑士对他正讨伐着的恶党索取了一份蓄谋已久的精神损失费而已。”

end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