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2019高考奋战ing】
【死亡一年慎fo】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屯xian粮yu的僵尸号.

经常发牢骚×


学习中,已死亡 |・ω・`)

甜食爱好者,偶尔会撒一把玻璃渣【不存在


个人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ps有很奇怪的cp偏好就不打出来了除这几只外基本混邪但是只存活在喜欢里不会产】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其余都是杂食,不过不会推荐!请放心食用 |・ω・`)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的!

高三狗+深夜党,快要猝死.

取关随意呀毕竟要神隐一年,虽然希望能被喜欢得久一点但还是——感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综上一定要慎fo呀_(´□`」 ∠)!!!


【UT圈内白嫖ing福衫是心头好帕衫是白月光魂魄飞升脑洞贫乏无力码字orz】

【安雷】扮狮吃骑士


是...扮狮被骑士吃!

无脑小甜饼|ω・)و ̑̑༉

被作业大魔王打死orz迟到的双节快乐以及...一个感觉被写过很多次的情节...

最近正在卡文...二十多个安雷脑洞都开头火葬场...也算是瓶颈期啊..

☞雷总被路人甲的元力变小☜安哥路过相救【顺便tiaoqing???

是对幼雷的不洁妄想 |・ω・`)
(我的安雷怎么总是在亲亲亲...)

今天回去晚自习,我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ooc私设都是我的锅如有不适请打爆我☜




   安迷修在林子中寻找着下一个狩猎的对象。刚刚杀死的那只魔物虽然并不难对付,但其垂死前的挣扎却耗掉了他的一部分体力。此时安迷修也不急着寻找猎物,漫步着一边观察四周一边暗自恢复着体力。

   远处传来一阵一阵间断的嘈杂声,夹杂在风温柔的吐息间显得格外刺耳。安迷修勉强分辨出来金属碰撞的声音,与人类的交流声杂糅在一起,但显然这并非一次友好和睦的座谈会。他将方才散作元力的双刃重新幻化出来握在手中,朝着声源处缓步过去。

   安迷修的目光穿透树影的间隙,窥见三个高矮不一的身影正团团围着一名看上去有几分眼熟的瘦弱孩童。为首那名男性手持一把深灰色大刀缓步逼近着,将刀锋直直地指向孩童的面门,而孩童看上去似乎毫无躲闪之力一般,只是呆滞地站立着。安迷修正处于孩童身后的方位,看不清他的表情如何,眼底偶尔闪过两条雪白色的踪迹,却也因距离过远而看不真切。他的脚步因这幅明显以强欺弱的画面加快了不少。

   男人举起了长刀,刀缘在清冽的阳光下拖曳出一条冷色的寒光。安迷修见状几个闪身掠过林间,挥剑斩出一道凌厉的剑气将尚未反应过来的男人震退好几步,随即在孩童面前站定了身形,冷声道:“三位这是什么意思?”

   “安,安迷修?”方才被震退的男子身旁一名看上去约莫二十多岁的女性刚准备将手中凝集了不少的能量朝着来者击去,却又在望见来人模样后惊讶出声。但她很快调整好了情绪,且将掌心中的能量散去,装出一副甚为冷静的模样,食指与中指弯曲着拢过耳边散落的几缕茶色发丝:“请问,NO.5为何要干扰我们正常的狩猎活动?”

   “正常?这位小姐..”安迷修皱起眉头,“在下的骑士道却告诉在下,三人欺负一名弱小的孩童可并非算是什么正常的狩猎活动啊。”

   “大人,”对面另一名始终一声未发,身披银纹黑袍的男子向前走了两步,声音里带着些谄媚,“我想您是误会了——您大可回头看看,您身后所谓‘弱小’的孩童......”

   安迷修皱起眉头,闻言转身刚准备细看身后被自己护住的孩童,却又忽然听得男子的一声冷哼,与在余光中闪现出来的一道黑色的电流。他连忙意识到这是让自己分神的计策。就在这时,一阵蓝紫色电光悄然擦过他面颊前的几公分处,掀起一阵灼热的气浪。待到安迷修重新看向那名男子时,眼前却是一片蓝紫与黑交织的世界——冰冷与灼热的气息互相侵蚀着对方,却又势均力敌,不分上下,宛若一场以彼此为果腹之物的饕餮盛宴。但最终仍是黑色败下阵来,化作一滩无力的流尘随风散去。

   “居然会出手相救吗,我以为您也会很乐意看到No.5变成您现在这幅模样呢...雷狮大人。”方才出手的黑袍男子语气里满是傲慢与惋惜的意味,全然失了刚刚那番做作低下的姿态。安迷修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对方话中所包含的巨大信息量,身后便接着又掠过几道危险的电光,随即传来了一道夹杂着肃杀之意的稚嫩童音:“那可真是要感谢你。只可惜我看不上——当下,我更想取走你们的狗命。”

   女子挥手散出一片光波将电光抵消掉,抬起一双狭长的凤眸轻言细语道:“雷狮大人还真是不领情呢。枉我们还未打算对你痛下杀手,现在看来留您除了徒增烦恼,似乎对我们也没有什么益处了哦?”一语毕,她竟又转头看向安迷修,话语里满是不友好的调侃意味:“No.5的话,意下如何?”

   安迷修沉默片刻。他听闻身后那人沉重而疲惫的呼吸声,在脑中被逐渐放大成极致的喧嚣。这阵沉默对他而言并非犹豫,早在他来到这里,加入这场战局后,答案便早已明了——雷狮,只会更加坚定自己的念想罢了——但他需要作出一个预判。雷狮若是变成了幼年的形态,元力自然会削弱不少,否则也不会同这帮乌合之众搅合这么久。

   大概地理过一遍思路,安迷修心中大致了然了不少。他微笑起来,后退两步以更方便地护住身后尚且虚弱的雷狮。对面三人的面色随着安迷修的举动逐渐阴沉起来,尤其是持刀的那名男子,丝毫不掩饰其眸间的阴霾。

   “您的意思是....”女子强笑着复问道。

   “美丽的小姐,难道你还看不出在下的意愿吗?”话虽如此,安迷修却丝毫不打算如言语那般彬彬有礼,凝晶斩破女子暗袭过来的元力光团,天蓝色的剑锋激起一阵阵空气嗡鸣声,流焱则是毫不客气地迎上黑袍男子释放出来的黑色元力,将阴冷的气息尽数灼烧。双剑最终在身前交叠,明黄天蓝相互缠绕,与男子挥来的深灰色刀锋狠狠碰撞在一起。

   “现在知道了吗?我说...”

   冷热流爆发出来的强大威力刺穿过三人护体的元力,极寒与极热的交替侵袭着他们的躯壳,腐蚀着他们反抗的意志。安迷修收回双剑,任由几乎从未出现过的冰冷神采一瞬间浮现于碧绿色眼眸中。

   “不准动他。”

   安迷修将看上去已经昏迷的孩童放置于一片柔软的草地上。他从商店购买了一些紧急救助的物品,打算先对雷狮进行一些简单的包扎。

   皮外伤只有几处,也没有什么特别深的伤口,最险也不过是肩膀上一道砍伤,稍微有点见骨,应该也没有失血过多。但安迷修还是全都仔细地抹好伤药,然后包扎一番。最后他才来得及仔细看看被变成孩童的雷狮——脸上徒增了一点点可爱的婴儿肥,却并不显得突兀,反倒将雷狮的眉目神采柔化了不少;此刻闭着眸子,纤长羽睫却仍微微地颤动着,好像仍是对这空气的爱抚感到不安,却又意外地显现出几分恬静闲适的意味来。安迷修忍不住以指尖轻轻戳了几下对方柔软的脸颊,又软又暖,隐约还散着孩童特有的奶味,像是一块香喷喷的、刚刚才蒸出来的奶油蛋糕。似乎是被戳得不爽了,雷狮皱了皱眉头,露出一副快要转醒的模样。于是安迷修收回自己作恶的手,却又鬼使神差般将脸凑过去,小心翼翼地啄了一口对方粉粉嫩嫩的脸蛋。

   雷狮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双灿烂的眼瞳间紫意流转,宛若一片触手可得的星空。“——你居然还亲?”

   安迷修显然也有点意外,“你还醒着?”

   “......”雷狮嘁了一声,面上被一抹不知名的火色渲染开来。“那些杂鱼,就算我变小了,也照样不在话下。”

   “恶党,你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

   “怎么,你不是很喜欢我这个样子吗?——变态骑士道。”雷狮将自己本就已稚嫩尖锐的童音又升了几个调。“不过我也很想知道。这副幼年身体实在太弱小了。”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总有种莫名的罪恶感。”

   雷狮嗤笑一声,用行动代替了言语——他揪着安迷修的领带迫使他弯下腰来,然后一口咬上对方的唇——力度可不大,比起泄愤更像是猫咪讨好似的舔舐。“还有罪恶感吗?”

   “有。”安迷修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印在猫咪柔软的唇上,“等你变回来。”
  
  
end

评论(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