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2019高考奋战ing】
【死亡一年慎fo】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屯xian粮yu的僵尸号.

经常发牢骚×


学习中,已死亡 |・ω・`)

甜食爱好者,偶尔会撒一把玻璃渣【不存在


个人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ps有很奇怪的cp偏好就不打出来了除这几只外基本混邪但是只存活在喜欢里不会产】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其余都是杂食,不过不会推荐!请放心食用 |・ω・`)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的!

高三狗+深夜党,快要猝死.

取关随意呀毕竟要神隐一年,虽然希望能被喜欢得久一点但还是——感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综上一定要慎fo呀_(´□`」 ∠)!!!


【UT圈内白嫖ing福衫是心头好帕衫是白月光魂魄飞升脑洞贫乏无力码字orz】

【安雷】喜欢一个人


假的原著向【
安哥视角,是提前开窍的主动的安哥【
全文三千八百字的大甜饼【
小学生文笔【【【
急匆匆两天赶出来的粮【
瞎取名【

极度OOC
极度OOC
极度OOC
预警完毕 |・ω・`)

【死亡两个月终于回到lof的咸鱼】
【再不更良心不安】
【我我我弧了这么久抱紧没取关的小天使们就是一个大的么么哒】
【蟹蟹没取关的你们qwq】
【ooc私设都是我的锅不适请暴打我】
【谢谢你愿意点进来 |・ω・`)】





   风中摇曳着不知名的花香。

   面前是开阔的草原,细软的嫩绿铺满地表,堪堪漫过安迷修的脚踝。天是漂亮的蔚蓝,无云,晴朗澄澈,倒映在他眼里,只泛起了些微弱的涟漪。

  安迷修手持着黄蓝双剑,独自一人立于此地。他的目光覆过周遭的景象,一切都再为静好不过,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他所希冀的那般美好。但他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假象,这场残酷无情的比赛向来没有什么静好,有的从来只是罪恶。——雷狮。安迷修突兀地想起了雷狮,那个总是笑得张狂,对身边一切好似漠不关心的海盗头子,如同一声惊雷般闯入他的世界,将他孑然一身的孤独搅浑,在他的心脏里闹个天翻地覆却仍是浑然不自知,只抬起一双紫水晶一样的眸子望向他,眼角眉梢满是高傲的神采。那个时候安迷修还不懂,那种总喜欢在夜里暗自鼓噪的情愫是什么,于是下次见面之时,他仍以剑指向对方心口,蹙着眉头寒声道一句恶党,殊不知对面那人每一寸轮廓每一分神态都在心上叩击成剧烈的回响,一声一声,他却只当遇敌时的紧迫感,却不觉心跳声太过缱绻,一阵一阵漫过呼吸。

   雷狮是个恶人,这是毫无疑问的一点。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与安迷修所信仰的骑士道相悖,为安迷修所深深厌恶着。安迷修厌恶着他的恣意放肆,他的桀骜不驯,可他却的确是在一直观望着雷狮,换句话说,雷狮一直都能够轻易便得到他的绝大部分注意,哪怕他是他所厌恶着的,口口声声说要讨伐的恶人。

   他们本是迥乎不同的两个个体,两种人,处于彼此的绝对对立面,却也因此纠缠不休,难舍难分,以至于名为厌恶的情感再也无法修饰他对那人真实的想法。在安迷修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起来。那种终于被认识到的,全新的情感澎湃着,或许只是路过时的惊鸿一瞥,或许只是打斗时不经意的肌肤相触,更多的时候,安迷修对面那人会用那双明亮的紫色眼眸注视着他,目光锐利而专注,他常常因为那双眼睛而无意识地避开雷狮极具攻击性的损话,但每当那双眼睛专注地望向自己,虹膜像是燃烧着,发散着烈焰一般夺目的光辉,安迷修便难以从那里面挣脱出来。

   不只是因为那双眼睛。安迷修知道,不是因为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眸生得狭长精致,也不只是因为那双眼睛总是明明烁烁,星辉满溢,——可能他也说不清这究竟是为什么。好看的皮囊他不曾少见,但雷狮拥有的不仅仅是一个皮囊。那个海盗,挣脱却一切束缚的海盗,自遥远的星海那端穿行至此,同他相遇,却并非什么柔软的回忆。第一次相遇却是不欢而散的结果,那时的安迷修尚算弱小,在海盗的道道攻势之下溃不成军,却依然坚持着口中不住的骑士守则。而他眼中罪大恶极的恶人却突然收起了武器,饶有兴趣地走近,居高临下地注视着跪倒在地上的安迷修,调笑道:“骑士道?弱小的家伙,连自卫的能力都没有,谈何坚持你所谓的骑士道?”

   “总有一天,在下会亲手讨伐你的”——自己的回答是这个样子的吧,安迷修有些记不真切。雷狮离去时的背影,在风中摇曳,两条雪白的头巾不住地飞扬,似振翅欲起的白鸟。如同初春细雪一般寒凉的海盗笑得轻蔑,轻易地便消弥在安迷修的眼底,却彻彻底底地将他的世界搅浑,不遗半分安宁。



   “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只要在那之前你还活在这个世上。”


   这能算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约定吗?——于他而言,也许是的吧。之后每当安迷修直面危险,甚至是死亡的威胁时,总会想起海盗高傲的神采,寒凉的笑意,以及那个渺小的约定——还不能死,自己还不能死,他还要去见他,告诉他自己已经足够强大,足以在此生存下来,足以与他抗衡,足以完完全全地站在他的对立面正声质问对方卑劣的行径,——这种勇气有时甚至盖过他所忠实履行的骑士道,成了主导他的信念。于是这场大赛里,他浴血而终脱颖出众人,变得强大,变成雷狮口中的强者。以至于第二次相遇,安迷修已被冠以大赛第五的名号,而雷狮不过只在他前面一个名次,一个看上去触手可及的距离。无须寒暄,道道惊雷乍落,安迷修举剑迎上,剑锋划破电光,激起空气中阵阵涟漪。几番下来,势均力敌。海盗仍旧笑得张狂,只是这次不再带有轻蔑的意味,而安迷修也终于与之正眼对视,仅目光便碰擦出不少火花。这时一个红围巾的男生安静地走至雷狮身旁,低语了几句,神情被帽檐的阴影模糊不少,眼神晦暗不明。于是海盗收起了武器,却抬眼望向安迷修,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这才想起对方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排行榜上明明有登照片,而自己不过就在他的后一名,难道说他连排行榜如何变动也毫不关心?尽管如此,安迷修还是报以回答,“在下名为安迷修,你也可以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最后一句是他自我介绍的惯例。“最后的骑士?”雷狮有些好笑地念叨了一句,“你还是小孩吗?——好吧,那么下次见。”没有过多的言语。第二次的相遇,雷狮记住了他的名字。

   第三次,第四次......见面就开打已然是常态,但更多的时候安迷修遇见的雷狮身边还带着三个跟班,而雷狮则会授以无须动手的示意,随即欺身上前,有时是落雷,有时是近身放电,安迷修都能不慌不忙地接下。打斗的间隙他时常望向雷狮,发现那人总是笑着,不管面对着多么激烈的攻势,雷狮总是笑得意气风发,眸子里映出电光的明耀。最开始的一次偷望竟是让安迷修心跳漏掉一拍,手中剑势一卸,便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放倒在地上。那是个早晨,土地的泥壤浸透潮湿的花香,芳草绿茵染过晨露弥漫着清新的气息,安迷修倒在这样的土地上,而雷狮跪趴在他的身上,方才握着雷神之锤的右手却按在他起伏的胸口处,左手按在泥土里,手套沾了湿泥。透过只拉了一半的外套领口他能看见雷狮里面被黑色紧身衣包裹的躯干显得有些纤瘦,锁骨与脖颈的姣好轮廓被勾勒出来,胸脯一起一伏显然是因为方才打斗时的剧烈运动。鼻尖嗅见的潮湿气息,夹杂着身上人特有的味道,安迷修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而雷狮却毫无自知之明地俯下身子,取笑道:“哟,怎么,没力气了?我说安迷修,这下栽了在你的‘恶党’手里了吧?”



   不妙。

   安迷修这才发觉到有些不妙。

   只是那个时候,他早已无处可逃。不知名的情愫编织成一张大网,将他围困在内,每一个网眼都能窥见海盗的影子,窥见他内心最真实的愿望。



   认识到喜欢这种感觉,是因为同那个玳瑁星的红头发小姑娘的一次偶然的对话。——“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红发小姑娘皱起脸蛋,气鼓鼓地朝着刚刚否决她想要找个帅气男朋友的想法的安迷修发出疑问。安迷修刚准备回答,脑袋里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个人。于是他试探着开口:


   “喜欢一个人,就是....”



   初次见面时高高在上的神态,不经意间许下的那个约定。无数个孤身一人的日子里,无数场凶狠险恶的战斗,无数次感觉到疲累之时不可自抑地想到那个身影。

   “会常常不自禁地想起那个人,会因为那个人而努力去变得强大,会将那个人当做自己前行最为坚定的信念......”

   亲口将名字告知于对方时的愉悦,一次次相遇,一场场打斗,一点点地熟悉彼此,以至于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能知晓对方心之所想。

   “会因为对方在意你而感到欢欣,会因为距离的一点一点拉近而感到喜悦,会因为对方一个微笑,甚至一句话语而感到满足......”

   那人的恣意放肆,意气风发,笑靥里不羁的神采。那是高岭之花一般的骄傲,似乎遥远而不可期,却又唾手可得。

   “会被那个人的一切所深深地吸引,会因为知晓同那人之间的距离而感到卑微与渺小,会想要去更多地了解彼此......”

   触碰彼此时,心房内阵阵难以平息的鼓噪。在脑海里喧嚣着,漆成那人的模样。
  


   ”想要他知道这种感情。”

   想要让雷狮知道。

   “想要和他在一起,不管希望如何渺茫,前路如何无望。”

   想要和雷狮在一起,不管未来是否终要迎来灭亡的命运。

   “这也许就是喜欢。”

   这也许就是自己对于雷狮的感情。

   这就是喜欢。

   这种奇妙的情感,日积月累,以至于将要喷薄而出之时他才终是恍然大悟。——喜欢,他喜欢雷狮,那个意气风发的海盗头子,总是在打斗时张狂笑着的狂妄之人。安迷修难以承认他对雷狮抱有这种情感,但看上去只有这个名字能够修饰住他对于他的全部感受。雷狮是恶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安迷修喜欢雷狮,这也是无法更改、无法掩饰的事实。

   他想要雷狮知道。

   他想要明白雷狮的心情。





   安迷修站在草原上,四周都是空旷无边的绿意,与天空的蓝在远方的地平线处衔合,像一张巨大的网。很快的,网中出现了第二个人,白色头巾在充斥着花香的风里飞扬,如同振翅欲飞的白鸟。海盗如约而至,笑容是一如既往的张狂。

   “打一架吗?”他问。

   安迷修说好。

   海盗欺身上前,安迷修知道他准备近身自己,却没有向先前那样举剑格挡。就在电光火石那一刹,海盗攀上安迷修肩头的指尖缭绕着的微弱电光即将放亮之时,他抬起头,将目光深深沉溺在海盗的紫眸里,说,我喜欢你,雷狮。语气是该死的温柔而坚定。

   电光兀自消散。海盗的双眼讶异地睁大,随即却毫无防备地被骑士向前一推,整个人倒在柔软的泥土中。安迷修跪趴在海盗的身上,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上。安迷修看向那双紫色的眼睛,里面是被仓促掩饰过的慌张意味。他知道自己赌对了。但是安迷修承认,自己是栽在他的手里了,但他并不会因此感到什么不悦。“在下的骑士道不允许在下掩藏内心的真实想法,”相反,他居然稍微有一点开心。“所以,这次是你栽在我的手里了,恶党。——雷狮,我们都栽了。”



   天地间只剩静默。海盗注视着正上方那双森绿色的眼睛好一会儿,最终还是让笑意逐渐在眼底浮现了出来。

   风中摇曳着不知名的花香,淌过心房内的柔软之地,犹若阵阵温柔的吐息。在蔚蓝与嫩绿编织而成的巨网中,海盗将手臂攀上了骑士的脖颈。只是这一次,失却了缭绕的电光。

  


end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ノ♥】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