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咸鱼僵尸号(???嗯


胡言乱语意义不明,没有剧情没有文笔,只有一颗想要安雷结婚的心。

ooc私设属于我,爱情属于安雷。








凹凸个人磕粮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除此之外基本混邪)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

【安雷】星汉灿烂



*是久违的七夕贺文(没想到叭

*ooc锅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望食用愉快


  


  


  


  他爱上了那片遥远的星空。


  



  那是安迷修在青涩的学生时代就已热烈期盼过的美好事物。在夜幕里暗涌的星子,柔软却热切的光明,映亮了雷狮的面容。它们唤醒了那双眼睛里沉睡着的紫罗兰花海,让灿紫色在黑夜里苏醒,尔后掺揉进漫天星芒。


  他年少时第一次暧昧的悸动,起因便是星空下这双灿紫色的眼睛,在他的心上灼热地燃烧。


  低垂的夜幕下,安迷修的每一束神经末梢都在叫唤着,要他去吻那双注视着自己的眼睛,要他沉沦,要他迷失。即便受着稚嫩却煎熬的灼烧,安迷修也十分明晰冲动的代价。他的理智不会因为欲望的侵蚀而瓦解殆尽,因此他将拳头用力地握紧,面上的微笑不曾虚化分毫。


  那个夜晚唤醒了安迷修对于未来的认知。他开始意识到除了大学和就业,自己还有别的想要追求的事物。不是没有比那双眼睛更动人更明媚的瞳眸,不是没有比他更出色更张扬的角色,安迷修的这份喜欢隐秘而澄澈,将他忽视许久的爱情线过早地披露。


  后来有人问过他,为什么会喜欢上雷狮。安迷修首先想起那双眼睛,那个夜晚,在星空下熠熠生辉。紧接着那人追问,只是因为那双眼睛吗?安迷修笑着摇摇头。只是那一瞬间让他意识到,原来雷狮的眼睛可以如此明亮如此鲜活,那般意气风发,即便眼下夜幕四合,寂静幽邃,罚完了卫生的二人偷偷溜到了学校边的山坡上,对着遥远的星河闲聊,打闹。最后他们聊起了对于未来的打算,安迷修说完后喊了雷狮一声,于是雷狮把视线转向了他,并且注视着他。


  就是那一瞬间,安迷修想要这双眼睛不要挪开视线。


  那只是明晰的瞬间。在此之前,安迷修便已有过察觉。高一的时候,他还以为雷狮是小少爷般的脾气,骄横任性,不讲道理。那时他们常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班上吵起来,甚至大打出手,也正是因为同雷狮打架,安迷修的三好学生奖状最终被换给了金。那天放学后他和前来嘲讽自己的雷狮又打了一架,因此又失去了本来要颁发给自己的优秀班干部奖状。


  那时候他安迷修气雷狮气得要命,哪会料到后来他们之间会有一段相当长的和平共处时期。


  高二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在无形中缓和了不少。安迷修收敛了些温和外表下的锋芒,学会了在与雷狮的针锋相对里挑拣出雷狮柔软的本意。也算是不打不相识,高二他们交情的深度只比高一他们对彼此的厌烦之情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有时会交心,更多的是谈论日常点滴。当然,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必不可少。他们一点点地渗透进对方的生活,却对此浑然不知。


  高二学期末,放假前一天,二人因为在上学路上碰到一起打打闹闹而双双迟到,考虑到第二天便要放假,丹尼尔主任便笑眯眯地告诉二人无须罚站,只是放学后留下来打扫环境区,权当一学年的扫尾祝贺。而他安迷修,就栽在了这个夜晚。



  “你会想要学习天文吗?”



  安迷修曾在那个夜晚鬼使神差地问出这个问题。


  “天文?”雷狮张扬地笑起来,微微眯起的双眼好像一道灿烂的流光,“我为什么要去研究那些,就算星河灿烂,令人向往,”他转过头望向星空,有光从他的眼角漏出,“但那太遥远了,不是么,安迷修?”


  “你不觉得,比起仰望星河,不如让自己变成一颗星星?”




  安迷修似懂非懂。雷狮很少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语,至少是在他听来。雷狮似乎也没有指望安迷修回答什么,他几乎是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但安迷修还是注意到了。“走吧,安迷修,回家了,”雷狮说,“你可别被星星晃昏了眼,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了。”



  回家的小路上,他们没再说过话。星星走在前头,而安迷修尾随其后。


  







  高三的晚自习,安迷修常常趁着去找老师问问题的间隙,在走廊上仰视着夜空,深深地吞吐着气息。可是那个夜晚之后的夜幕再也没出过那么多、那样明亮的星星,就好像那些星星,都已经被装进那个人的眼睛里去了。


  晚自习的课间,安迷修有时会看见雷狮独自一人在走廊上。——他是否会跟自己一样,爱上那片遥远的星空?可若是那双眼睛,怕是正被星空刻骨地爱着罢。但雷狮是不会爱上那样遥远的事物的。


  更多的时候,安迷修会选择站在雷狮身边,二人在漆黑的夜晚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从课程进度到统考模考,又或最近学校里的各色见闻,高三的他们仿佛被框死在了学校的影子里。但雷狮为自己而活。高考于安迷修等人来说那样重要,好像一道生死关,难走的独木桥,但雷狮向来嗤之以鼻。这只是一个跳板而已。他这样描述自己的高考,这不是我生存的一座必经之桥。


  然而雷狮的成绩并不如他所表现出对高考的不那么重视一般差劲。常年居于年级第四的位置,自然有资本这样狂妄——这也使他得到了不少人的非议。但安迷修,常年年级第五,众人公认的好学生,遵守校规,听从师长,团结同学,礼貌待人。然而正因他走得太直了,不免对非典型性的坏学生雷狮有些在意。就像见惯了白日里的景象,因而情不自禁地被遥远的星空所吸引。




  喜欢上遥远星空下的一颗近在咫尺的星星算是不忠吗?


  在无数个有星星陪伴的夜里,安迷修听见自己苟延残喘的爱情,从层层叠叠的试卷习题中溢出。他们终于在高三下学期成为同桌,肢体触碰日渐平常。在与学习谈情说爱的间隙里,安迷修的精神时常会出轨身旁那人。


  “安迷修,要不要试着跟我考上相同的大学?”


  雷狮从容地将三模发下来的数学答题卡塞进桌膛,显然并没有为自己的分数感到意料之外。那时他们之间一部分的乐趣甚至来源于押分,谁分低就请烧烤,或者奶茶。雷狮总是会在数学方面胜他一筹,而语文却略显苦手。安迷修看着他的神情,便知道这次该是自己请客了。


  “你想要考哪里?”安迷修问,他并没有立即否决这个提议,毕竟不论出于私心或者自己的水平,他大抵都有这个能力。


  “全国最好的大学。”雷狮挑眉,“你敢么?”


  他们上的这所高中处于中上水准,即便他们的年级排名十分靠前,但谁也无法担保他们两个能够真的跻身于这个万众瞩目的行列。


  但安迷修说好。


  这不是一个承诺,更不是一句玩笑话。这是他们之间的约定。如果他想要摘下一颗星星,那么他就必须站得更高,直到与星河并肩。


  




  一切顺利。


  安迷修从高考考场走了出来。他知道从此刻起,高中的一切将与自己渐行渐远了。那片星空,从此不再遥远。


  他们班晚上有个聚餐,就在学校附近的饭店。安迷修回家简单收拾了会东西,收拾好心情出门,不意外地碰见了站在自己小区门口的雷狮。


  “走吧,愣着干什么?”雷狮语气轻松,“考傻了?”


  他们还像是先前上学时一样拌嘴,打闹,目的地却不再是学校。在足够大的包厢里一伙人纷纷向老师敬酒,互相拼酒,嬉笑,追逐,好像此刻的快乐永远也不会结束。安迷修在敬酒的间隙偷偷窥视身旁雷狮的面色,似乎能够看到那副从容模样下的一似不自在。他们的眼神偶尔相撞在一起,然后不约而同地快速移开。




  欢纵的酒宴接近尾声。众人开始讨论待会去唱k的事项。这时雷狮冲着他扬了扬手中的一罐新开的啤酒,面色因为先前的各种祝酒而微醺。“安迷修,不敬我一杯?”话语依旧张扬。


  “祝你成功。”安迷修笑着回应,与他碰杯,“祝我们成功。”


  宴席散场后,两人选择先行离开。各自心照不宣一般,他们又来到那片山坡。六月份的夜空里星光闪烁,宛若仙境。去年的大约这个时候,是安迷修第一次心生悸动。


  “你还想学习天文吗?”这时雷狮开口了,是他熟悉的话语,此刻却换了一个人问出口。“星星可就在你的眼前啊。”



  少年怎识爱恨情仇?



  安迷修只识得那片遥远的星空,逐渐地走近。他在三年的青春里遇到这样一个人,领他走出白日的喧闹,见过夜晚的灿烂星河。那人将他带离既定的轨道,展现给他白日里见不到的满目繁星。


  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冒险家说,星星就在自己的眼前。


  “...星星就在我的眼前。”安迷修慢条斯理地把这句话又重复了一边。紧接着他抬起头直视雷狮的双眼,那里面没有欲盖弥彰,没有轻浮,有的只是笑意,以及万千星芒。“——那我可以将它摘下来吗?”


  没有回答。安迷修擅自靠近了雷狮,“你说得对,星空太遥远了,”拉近了的距离让吞吐的气息交织,灼热,升腾,“所以......”


  我只需要爱着眼前这颗星星就足够了。


  他们的心弦在低垂的灿烂星子间靠近,重合,在黑夜暧昧的掩映下,演奏出一个一触即离的吻。


  




  

end


本来想的是千字片段结果搞成三千字......意义不明的小短篇,或许杂糅了自己的一点感想叭


最近因为一点事情没上...一年多没码字了手都生了,自说自话胡言乱语质量底下,还请见谅orz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