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咸鱼僵尸号(???嗯


胡言乱语意义不明,没有剧情没有文笔,只有一颗想要安雷结婚的心。

ooc私设属于我,爱情属于安雷。








凹凸个人磕粮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除此之外基本混邪)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

【安雷嘉瑞】我和你家唱见在同居(3~8)

开学前最后一发垂死挣扎..前文走主页(:3_ヽ)_

ooc私设bug都是我的锅,如有不适请暴打我。

张家界使我残废:-)

话说凝三日和流三火,真的好玛丽苏啊bu


(3)

   晚上八点过五分,格瑞才摆脱了嘉德罗斯的纠缠匆匆上了b站。两人因为一下午的互怼都没有吃晚餐,嘉德罗斯在房间里啃储备的零食,格瑞则是径直找到骑士的直播间。

   冷热流虽是这个id,却总是喜欢自称骑士,久而久之这也便成了粉丝们对他的称呼。格瑞看着直播间“骑士与可爱小姐们的秘密小屋♡”这个令他太阳穴突突直跳的名字,颤抖着点了进去。

【冷热交加】:斩太太来了!

【骑士大大今天尬撩了吗】:斩太太今天晚了五分钟呀 |・ω・`)

【所见皆可斩】:晚了,有点事

【所见皆可斩】:直播?

   屏幕一片漆黑,却又隐隐透着有纹路的不均匀白光。摄像头应该是被黑布包起来了。

【社会社会】:斩太太看我!刚刚开始的时候骑士大大说他突然有点事,要离开一下,摄像头的话是一开始就被遮住了的

   这样啊。格瑞把手机平铺在桌面上,双手撑着脸颊垂眸于屏幕的沉寂中。没过多久,那头便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动静,以及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回来了......”骑士的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与此同时摄像头面前的黑布也被小幅度的整理着,“抱歉,刚刚恶党在那边搞事,我好不容易才制止住他。”

   那个称呼被骑士念得又轻又模糊,弹幕里纷纷询问骑士刚刚说的那个称呼是什么,但是似乎没有人听清楚。

   “一个朋友吧。”骑士解答道。他将黑布上挪了一些,露出的视野中有一件不断晃动的白色衬衫与一条黑色的,有两条黄色斜纹的领带。修长的手指不时的出镜,更是令弹幕里的一堆骑士粉花式爆炸了好一番。

   格瑞觉得那个称呼有一点耳熟,但他也没能耳尖到清晰的听出来究竟是什么词。似乎是贬义,但却又带着些不同的意味。

   奈何弹幕早已被骑士出镜的部位勾去了魂,谁还在意这些有的没的称谓问题。

   “差不多了。”白色衬衫远离了摄像头,显露出了一张摆着些杂物的书桌与一把办公椅。格瑞看见两条穿着黑西裤的腿绕着椅子走了一圈,最后坐了下去。这下更是直接展现出了对方匀称有力的上半身与敞开的领口处一小块麦色的皮肤。

   看着弹幕各种刷“啊啊啊啊啊世间无我” “反复去世”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格瑞默默的警告了几条乱码一样的弹幕——虽然知道是表达激动的一种方式,但看起来就跟死亡现场一样。

   “那么一句迟来的晚上好,”骑士的声音带着如释重负的笑意,“小姐们想听些什么呢?”

【骑士娶我】:男粉不知所措(:3_ヽ)_

【恶心帅的女友】:现在男粉都这个样子的吗???

   哪首都行。格瑞撑着脑袋看着骑士在直播间里跟粉丝们瞎侃,心想。

   反正比嘉德罗斯好。




(4)


   怕什么来什么。

   “格瑞,你在看这家伙的直播?”那个格瑞最不想听见的声音突然从房间里悠悠的荡出来,“隔着一扇门我都能听见这家伙的声音。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粉这样一个渣渣——难道恶心帅的尬撩对你有什么感触吗?”

   “反正比你好。”

   嘉德罗斯不屑的笑了一声,“哪一次周榜月榜不是我第一他第二。”

   格瑞没有什么跟他争辩的兴致,他将目光移到手机上。而直播间的话题已经越飘越远,本来是打算直播唱歌的骑士已经在弹幕的怂恿下点开了43*9小游戏,正打算找一个益智类游戏证明自己。

   是啊,所以自己为什么会fo他?明明最开始还是个正儿八经的唱见。格瑞看着自己的管理绿字,咬着牙打算再送出去两包辣条。

   格瑞没有看见自己目光移开后嘉德罗斯蓦然低沉的面色。

   准备点礼物的手突然被嘉德罗斯抓住,格瑞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对方只是毫不在意消掉了礼物界面,“不许送。”

   你说不送就不送?格瑞想挣脱掉嘉德罗斯的手,却发现这只比自己小上一点的手掌竟格外有力,纹丝不动的样子竟是完全没有被自己的挣扎所波及。

   “你想干什么?”原来这家伙力气这么大。格瑞回想起之前二人的互掐,难道嘉德罗斯还刻意收了几分力吗?

   “不许送。”强势的语气中竟然掺了几分委屈,“就是不许送!”

   我送的可多了你又不是没见过,不然这后援会会长头衔是怎么被安上的。格瑞腹诽道,眼下却又想不到什么合适的答复,只是干巴巴的说道:“放手。”

   指节被捏的生痛。格瑞皱起眉,声音的起伏大了些:“放手。”

   嘉德罗斯松了手。

   不对啊,嘉德罗斯怎么可能乖乖听自己的话?这可不是他的作风啊——正这样想着,格瑞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嘉德罗斯一脸低气压的回了房间,也没有重重摔门,门锁安静扣上时的咔嗒声像是照应着什么无法被言述的事物。

   难道...格瑞望着那扇紧闭的门,心想。

   因为自己没有送他,所以酸了吗?

   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虽然真的很烦,烦到想要灭口,但是作为长期室友的话还是要稍微照顾一下吧。这样想着,格瑞把投币视频设置为了不可见。


(5)

   然后当晚嘉德罗斯的所有视频都多了两个硬币。



(6)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的房门打开了一条缝,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点的外卖剩下的残余垃圾往身后藏了藏。

   “没饭。”

   五分钟后,二人扭打在一起。



(7)


   安迷修十分的苦恼。

   雷狮正坐在他的隔壁房间哼着小曲儿在他的直播间里各种闹腾,而自己那个得力的后援会会长又莫名其妙的失踪掉以至于无法把这个家伙给制止住。想到自己刚开直播这家伙就在外面乱飙青藏高原就很心累,连忙拿着黑布遮住摄像头以免暴露这间二人共用的书房跑出去跟雷狮撕了一通这才完事。

   然后这位闲不下来的主又来到他的直播间里放浪,还直接开着大罗神通棍后援会会长的大号过来肆意妄为——又想到自己很久之前发出去的那条放纵雷狮的微博,安迷修几乎悔得肠子都要变成冷热流色了。

   雷狮发的弹幕都是紫色的,混在一堆白色绿色蓝色黄色中十分显眼。

【有船】:哈哈哈哈哈哈傻逼骑士这个地方都过不去

【有船】:你醒醒这是靠智商的游戏不是靠运气

【有船】:这是双人游戏好吗骑士大大你不识字吗难道你一人精分啊不如来找爷玩玩爷绝对打爆你

   为了槽自己连标点都来不及打吗???

   安迷修好气哦。

   “来啊,什么时候决斗?骑士可从不拒绝邀战。”

   弹幕纷纷刷起了“惊!骑士太太终于忍无可忍奋起反抗有船太太的暴行!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哇,真的答应了?雷狮有些玩味的眯起眸子,一股深深的恶意在胸腔里流动。
  
   在这里就不得不揭露一发——雷狮,小号有船,大罗神通棍后援会会长;大号雷神之锤,一度打遍43*9,7k7*小游戏区,被誉为是最不像游戏区up主的游戏区up主。声线圈粉量巨大,但也曾因为挑战猫里奥(不知道可以去试试?)以魔性的走位一次通过而征服了一帮子粉丝。

   然而这一切,在隔壁已经内心炸裂表面上依然云淡风轻的安迷修都不曾知晓。

【有船】:好啊,下周三咯?

   弹幕里纷纷刷着43*9怎么联机,安迷修这才想起来这茬子事。没等他先搪塞过去,眼前便慢慢的飘过去一条十分显眼的紫色弹幕。

【有船】:面基吗骚年?¦•ˇ3ˇ•。)

   ...来真的???

   弹幕一时鸦雀无声,安迷修操纵的小人不断的向前走,又不断的死在同一个陷阱里。

【有船】:哈哈,开玩笑的

【有船】:就算是我亲自指点,恶心帅这种弯木头也掰不直的

【有船】:浪费我一片苦心(。•́︿•̀。)

   那些小姐姐们话尾的颜表情明明那么生动可爱,怎么一到雷狮这里就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呢(╯‵□′)╯︵┻━┻



(8)



   直播结束后这俩准备以森林冰火人一决胜负。

   但这可不是个互怼游戏啊。




tbc——

【安雷 嘉瑞】我和你家唱见在同居(1~2)

突然出现的一个神奇脑洞,大概讲述的是安雷嘉瑞四个人搞坨不清的奇妙缘分。

cp是安雷,嘉瑞,除此之外四人的互动都是友情向。【高亮】

因为脑洞十分神奇,私设多如山,所以满天都是ooc,ooc,ooc!!!所以请一定要慎重食用!

目前的情报:

安迷修——知名唱见【冷热流】
嘉德罗斯——知名唱见【大罗神通棍】
格瑞——冷热流后援会会长【所见皆可斩】
雷狮——大罗神通棍后援会会长【有船】

emm这样的私设,如果接受不能还请慎入。

以及不知道微博啥样子,所有私自设定大V是认证唱见,小v是粉丝会长.

可能勉强算个连载?失败的段子体..
要开学了我却还开连载,当然是年更了【叮当猫微笑】

还有,求提供名字!!!qwq现在拿着武器名凑数...但是看着好不舒服×急缺嘉德罗斯的小马甲名字!

以上,接受不了请暴打我_(´□`」 ∠)_
——




(1)



   作为【冷热流】的资深老粉兼莫名被推选出来的后援团团长,格瑞每日打开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点开微博,看一眼特别关注那儿有没有新的消息。

   虽说粉上一个唱见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但是对于格瑞来说,这件事情就显得有些相当微妙了——就连他的发小金在得知这一消息就都惊讶的咬碎了嘴里的糖块:“格瑞,你是说你粉那个自称骑士的,总喜欢尬撩他的女性粉丝的恶心帅?”

   是又怎样。格瑞想,总比粉上那个天天霸据榜首,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的【大罗神通棍】好。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

  而且本人真是更加麻烦。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呼喊,格瑞无奈的放下手机走过去,推开门问道:“又怎么了?”

   没错,他目前和【大罗神通棍】,也就是他的现任室友嘉德罗斯,正处于合租以及一个勉强算得上的同居状态。

   毕竟每天的饭都是他做的,虽然某个财大气粗的自大狂会自备原料就是了。

   “帮我拿瓶可乐呗。”

   格瑞没有说话直接转身离开,却还是在路过冰箱的时候拿了一听可乐出来。他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一看嘉德罗斯也跟了出来。

   自从格瑞知道自己的同居对象是这样一尊大神后,他常常想起在线上经常怼自己的那个嘉德罗斯的后援会会长——【有船】。他曾问起嘉德罗斯这号人物为什么总是跟自己过不去,得到的回答是“有船似乎是安迷修的黑粉”。

   把可乐扔给嘉德罗斯后格瑞坐在沙发上,盯着那个有着简笔画海盗船的头像以前发过来的消息陷入了沉思。嘉德罗斯凑过去看了一眼,随即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

【有船】:哟,冷热流的粉丝会长?

【所见皆可斩】:?

【有船】:[那就打断瘠薄.jpg]

【所见皆可斩】:......

   格瑞瞪了嘉德罗斯一眼。“能不能好好管管你的粉丝。”

   “没办法,”嘉德罗斯耸了耸肩,“粉丝随主,我就喜欢这样奔放的家伙。”

   “那你可注意了,”格瑞面无表情,“你可要为你粉丝的行为买单——今天订外卖。”

   说罢,格瑞果断的无视了嘉德罗斯一秒变黑的脸色,拿起手机继续刷微博。

冷热流V:今晚八点钟直播,约吗可爱的小姐们[玫瑰]

   格瑞突然觉得,金说的好像也没有什么毛病。

   作为一个资深老粉兼后援会会长,格瑞认命般的拿起手机,用小号转发了这条微博。

所见皆可斩v:嗯,记得去。/ 冷热流V:今晚八点钟直播,约吗可爱的小姐们[玫瑰]

   不过半分钟,格瑞又收到了一条消息。

有船v:恶心帅掉粉现场[叮当猫微笑]不过话说回来,@所见皆可斩 原来是个“可爱的小姐”吗,完全看不出来呢 / 所见皆可斩v:嗯,记得去。 /  冷热流V:今晚八点钟直播,约吗可爱的小姐们[玫瑰]

   果然和嘉德罗斯一样恶劣。

   格瑞看了一眼正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一脸我最牛叉的嘉德罗斯,目光扫过他鼓鼓囊囊的腮帮子,上面还有些薯片的残渣。

   ...果然还是嘉德罗斯更恶劣一些。





(2)


   与此同时,雷狮也正抱着手机饶有趣味的回复着些什么。抱着一大盆菜的安迷修路过时瞅了一眼,在看见对方正在输入的对话框里那句“恶心帅”后无奈的皱了皱眉头,“我说雷狮,知道你是大罗神通棍后援会会长,但你也没必要这么黑我啊,我和你家唱见又没什么过节,黑我你能有什么好处啊???”

   “哦。”雷狮头也不抬的回答,“只是看你不爽而已。”

   是的,大罗神通棍的后援会会长【有船】大大,也就是雷狮,目前正在和冷热流,也就是他的现任室友安迷修处于一个长期合租,或者说同居状态。

   雷狮先前本就看不惯冷热流的说话方式,又在得知自己室友是冷热流本人后开始兼职冷热流的黑粉,当然只是口头的损损而已,因此安迷修也没什么阻止这位祖宗的心思,有一段时间甚至频频被私信各种雷狮怎么怎么黑他的斑斑劣迹,然而安迷修本人丝毫不在意,甚至还发了一条微博专门说明——

冷热流V:随便你,开心就好。

   这条没有指名道姓的微博曾让冷热流的一帮迷妹误以为是冷热流大大已经抛弃了她们抛弃了fff走上了暗中秀恩爱的道路,直到被如此“恩宠”的另一个正主做出了回复。

有船v:那我就继续黑你了[微笑] / 冷热流V:随便你,开心就好。

   才发现只是冷热流大大对自称他的头号黑粉有船带了点儿宠溺意味无可奈何的纵容而已。

   然后再也没有人找安迷修控诉雷狮的恶行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