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咸鱼僵尸号(???嗯


胡言乱语意义不明,没有剧情没有文笔,只有一颗想要安雷结婚的心。

ooc私设属于我,爱情属于安雷。








凹凸个人磕粮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除此之外基本混邪)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

【安雷】睡前故事


ooc私设严重,都是我的锅。

年龄操作有。
18的安哥x15的雷狮

想看黏安的雷狮,与宠雷的安哥。

一块深夜的睡前小甜饼,无脑甜,二十分钟短打无质量。

接受不能还请不要打我谢谢。
要打也还请轻点打。
嘤。
——



   “想听睡前故事?”安迷修愣了愣,随即有些好笑的弹了弹趴在自己肩膀上的雷狮的脑门,望着对方故意做出来的呲牙咧嘴的夸张表情有些忍俊不禁。“都多大的人了。”

   “喂?安迷修吗,别的小朋友都有睡前故事听了,我的故事是不是被你吃掉了你是不是不爱我啦——”

   看着对方捏着小嗓奶声奶气的玩着最近流行的那个梗的小模样竟有一丝微妙的萌感,本就一向无法拒绝雷狮的安迷修也只能揉揉雷狮的头,在后者因不满而鼓起的粉粉嫩嫩的腮帮子上又揩了一把油,“好,给你讲。”

    作为一个成年人,讲故事这种应付小孩子的技能对于安迷修来说早已满了技能点。身旁平日里闹腾到不行的少年此刻安安静静的趴在自己肩上,居然也能透露着一份乖巧的意味。雷狮刚洗完头发,此时发梢还有些湿漉漉的,又因为靠在安迷修的颈窝附近,安迷修感觉到了捎着香味的几丝轻巧的痒意。

   “讲呀。”雷狮有些不耐烦的举起拳头捶了捶安迷修的后背,已经染了一丝困意的紫眸间却写满了对睡前故事的执着。安迷修只是感觉到后背像是被猫咪用粉色的肉垫轻轻挠了两下似的,不痛不痒,却格外撩人。

   “你先躺下。”安迷修转过身去把雷狮摁在床上,起身把被子给对方盖好了,这才又重新坐在雷狮的床边。“先说给你听,我的故事可不怎么有趣。”

   “别歪歪唧唧的,让你说你就说...”连嗓音都浸透了困倦的沙哑,却还是没有直接进入梦乡。

   “那我说了啊...——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骑士......”

   什么嘛,又是骑士救公主的老套剧情。雷狮迷迷糊糊的听了下去,意识却越来越沉重,最终还未听到结局便已沉入了睡梦的海里。

   于是雷狮并没有听到安迷修的故事结局。

   “最后骑士与恶党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虽已成定论。

   “永远永远不会分开。”

   永远永远不会分开。

   安迷修望向床上已睡熟了的少年,那张显得十分恬静的睡颜上似乎还残余着一丝微微的满足。安迷修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小心翼翼的凑近雷狮,在对方还余着洗面奶香气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同样小心翼翼的晚安吻。

   我也是。他在心里回答。

   悄无声息的起身走了出去,并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晚安。”

   唇角溢着连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温暖笑意。


end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