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2019高考奋战ing】
【死亡一年慎fo】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屯xian粮yu的僵尸号.

经常发牢骚×


学习中,已死亡 |・ω・`)

甜食爱好者,偶尔会撒一把玻璃渣【不存在


个人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ps有很奇怪的cp偏好就不打出来了除这几只外基本混邪但是只存活在喜欢里不会产】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其余都是杂食,不过不会推荐!请放心食用 |・ω・`)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的!

高三狗+深夜党,快要猝死.

取关随意呀毕竟要神隐一年,虽然希望能被喜欢得久一点但还是——感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综上一定要慎fo呀_(´□`」 ∠)!!!


【UT圈内白嫖ing福衫是心头好帕衫是白月光魂魄飞升脑洞贫乏无力码字orz】

【安雷】胃疼怎么办

明明还有一百八十页作业还是摸了个小片段的鱼。

流水账,部分是真实经历×

emm应该也算是小甜饼吧。

私设雷总有胃疼的老毛病,并没有体会过(所以没写雷总视角)但是看我同桌胃疼的时候真的感觉超心疼,也想让安哥心疼一下雷总×〈据说这只雷总看起来有点娇弱?我...详情见下一条〉

ooc私设都是我的锅,如有不适请暴打我buni
——

   早上第一节便是自习课。

   左边的余光瞄见雷狮突然趴了下去,安迷修还以为对方又想犯困,拍了拍雷狮的肩膀想让对方清醒一点,却在看见雷狮微微有些皱起的眉头时似乎察觉出了什么异样。

   “又胃疼了吗?”安迷修凑近雷狮,带着询问语气的声音压的低低的。

   雷狮的瞳孔似乎有些发散着,听闻到从身旁传来的话语后才勉强聚焦了许些。他轻飘飘的瞟了一眼安迷修,随即故作轻松的回答道:“没事,等会就好了。”

   安迷修有些不放心的多看了一眼雷狮,而后者则是看向桌上摊开的书本,不肯再多分一缕目光给他。

   他们坐在最后一大组的最后一排,参差不齐的人头很好的掩饰了二人的小动作。约莫两分钟后,安迷修听见雷狮那边传来一声刻意放轻却又无法被掩盖的吸气声。他扭头过去有些担心的问道:“雷狮,你还好吗?”

   “啧,别管我。”雷狮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有些乌色的唇却依旧扬起一个逞强的微笑。安迷修皱了皱眉,“说真的,要不要我陪你去医务室?”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回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那等到下课。”

   “撑得住吗?”虽然知道这已经是雷狮最大的让步,安迷修还是伸手过去抚过那人的背脊,从上一路往下慢慢的顺着气。雷狮却意外的没有出声嘲讽安迷修,且没有因对方的动作而反抗挣扎。
  
   “那个,如果特别痛的话,就掐我吧。”并不擅长安慰人的安迷修干巴巴的憋出来一句话,“像你平时那样?”

   雷狮似乎没有听进去,依旧是那副趴在桌上生无可恋的姿态。安迷修见对方的表情似乎没有先前那么糟糕,便也敛了心思将眼睛转回眼前的习题。

   直到左臂突然被轻轻的捏了一下,像是还没有长出牙的小奶猫讨好似的亲吻,却又带着些急切的意味,更像是溺水之人用尽最后气力的垂死挣扎。

   “雷狮?”

   安迷修的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目光已经快速的投向了左手边的那个人。雷狮趴在桌上,整个人似乎都在微微的抽搐着。他撩开对方被冷汗浸透湿哒哒的贴在面颊上的刘海,不出意外看见了对方紧蹙的眉头与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颊。

   雷狮的头偏向安迷修这边,双眼紧闭着,睫毛一下一下的轻颤像是正在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颠簸。安迷修急切而低声唤着雷狮的名字,在听见后者一句气若游丝的回复后稍微安了点心。

   “安迷修......”雷狮的额头上不断冒着大滴大滴的冷汗,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萎靡不振,呼吸显得有些急促却又用气音执拗的唤着安迷修的名字,“安迷修...”

   “我在。”安迷修安抚性的抚摸着对方冰凉的手背,“我在这里。”

   “疼...”几乎被急促的呼吸与心跳所掩去的话语被安迷修准确的捕捉到,他一边尝试着先把雷狮安抚下来,一边在心底尝到了一阵泛开的酸涩。

   这该是什么样的情感呢?

   雷狮现在几乎整个窝在安迷修的怀里,为了防止他滑下去,安迷修还抽出一只腿以支撑对方疲软无力的身体。雷狮不断颤栗着的身体,与急促却又虚弱的呼吸,无不刺激着他的每一寸神经。安迷修听见自己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它们的疼痛,但他最终只能感觉到像是冒着气泡的酸味苏打水在心底被打翻的滋味,酸到连心房也后怕似的收缩了起来。

   安迷修左手揽过雷狮,轻轻的拍着对方线条优美的脊背,右手则是爆手速飞快地写了一张请假条。他拍了拍前桌——凯莉的肩膀,在对方刚刚回头,甚至连惊讶的表情也来不及露出的时候把请假条强塞给她。安迷修清楚雷狮现在根本没有力气环住自己的脖颈,便直接将他打横抱起,从后门默无声息的溜了出去。

   “...”目睹了这一切的凯莉握着手里已经有些皱巴巴的请假条不知道该作出什么样的反应才好。她的同桌有些好奇的看了她一眼,问道:“刚刚班长找你有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凯莉感觉到自己的眼皮突突直跳,“也许只是想伤害我的眼睛而已。”

end

评论(8)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