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光年

一定请点开↓是关注前的预警

——很荣幸能够被你喜欢。



【2019高考奋战ing】
【死亡一年慎fo】





穷年/啊年

看到这里的你好,这里是一个屯xian粮yu的僵尸号.

经常发牢骚×


学习中,已死亡 |・ω・`)

甜食爱好者,偶尔会撒一把玻璃渣【不存在


个人喜好安雷>all雷≥卡雷 嘉瑞 金瑞
【ps有很奇怪的cp偏好就不打出来了除这几只外基本混邪但是只存活在喜欢里不会产】

【高亮!天雷注意!】↣雷左,安雷以外all安all

其余都是杂食,不过不会推荐!请放心食用 |・ω・`)

此处主要屯安雷√小概率掉落其他?【会预警的!

高三狗+深夜党,快要猝死.

取关随意呀毕竟要神隐一年,虽然希望能被喜欢得久一点但还是——感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综上一定要慎fo呀_(´□`」 ∠)!!!


【UT圈内白嫖ing福衫是心头好帕衫是白月光魂魄飞升脑洞贫乏无力码字orz】

【安雷嘉瑞】我和你家唱见在同居(3~8)

开学前最后一发垂死挣扎..前文走主页(:3_ヽ)_

ooc私设bug都是我的锅,如有不适请暴打我。

张家界使我残废:-)

话说凝三日和流三火,真的好玛丽苏啊bu


(3)

   晚上八点过五分,格瑞才摆脱了嘉德罗斯的纠缠匆匆上了b站。两人因为一下午的互怼都没有吃晚餐,嘉德罗斯在房间里啃储备的零食,格瑞则是径直找到骑士的直播间。

   冷热流虽是这个id,却总是喜欢自称骑士,久而久之这也便成了粉丝们对他的称呼。格瑞看着直播间“骑士与可爱小姐们的秘密小屋♡”这个令他太阳穴突突直跳的名字,颤抖着点了进去。

【冷热交加】:斩太太来了!

【骑士大大今天尬撩了吗】:斩太太今天晚了五分钟呀 |・ω・`)

【所见皆可斩】:晚了,有点事

【所见皆可斩】:直播?

   屏幕一片漆黑,却又隐隐透着有纹路的不均匀白光。摄像头应该是被黑布包起来了。

【社会社会】:斩太太看我!刚刚开始的时候骑士大大说他突然有点事,要离开一下,摄像头的话是一开始就被遮住了的

   这样啊。格瑞把手机平铺在桌面上,双手撑着脸颊垂眸于屏幕的沉寂中。没过多久,那头便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动静,以及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回来了......”骑士的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与此同时摄像头面前的黑布也被小幅度的整理着,“抱歉,刚刚恶党在那边搞事,我好不容易才制止住他。”

   那个称呼被骑士念得又轻又模糊,弹幕里纷纷询问骑士刚刚说的那个称呼是什么,但是似乎没有人听清楚。

   “一个朋友吧。”骑士解答道。他将黑布上挪了一些,露出的视野中有一件不断晃动的白色衬衫与一条黑色的,有两条黄色斜纹的领带。修长的手指不时的出镜,更是令弹幕里的一堆骑士粉花式爆炸了好一番。

   格瑞觉得那个称呼有一点耳熟,但他也没能耳尖到清晰的听出来究竟是什么词。似乎是贬义,但却又带着些不同的意味。

   奈何弹幕早已被骑士出镜的部位勾去了魂,谁还在意这些有的没的称谓问题。

   “差不多了。”白色衬衫远离了摄像头,显露出了一张摆着些杂物的书桌与一把办公椅。格瑞看见两条穿着黑西裤的腿绕着椅子走了一圈,最后坐了下去。这下更是直接展现出了对方匀称有力的上半身与敞开的领口处一小块麦色的皮肤。

   看着弹幕各种刷“啊啊啊啊啊世间无我” “反复去世”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格瑞默默的警告了几条乱码一样的弹幕——虽然知道是表达激动的一种方式,但看起来就跟死亡现场一样。

   “那么一句迟来的晚上好,”骑士的声音带着如释重负的笑意,“小姐们想听些什么呢?”

【骑士娶我】:男粉不知所措(:3_ヽ)_

【恶心帅的女友】:现在男粉都这个样子的吗???

   哪首都行。格瑞撑着脑袋看着骑士在直播间里跟粉丝们瞎侃,心想。

   反正比嘉德罗斯好。




(4)


   怕什么来什么。

   “格瑞,你在看这家伙的直播?”那个格瑞最不想听见的声音突然从房间里悠悠的荡出来,“隔着一扇门我都能听见这家伙的声音。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粉这样一个渣渣——难道恶心帅的尬撩对你有什么感触吗?”

   “反正比你好。”

   嘉德罗斯不屑的笑了一声,“哪一次周榜月榜不是我第一他第二。”

   格瑞没有什么跟他争辩的兴致,他将目光移到手机上。而直播间的话题已经越飘越远,本来是打算直播唱歌的骑士已经在弹幕的怂恿下点开了43*9小游戏,正打算找一个益智类游戏证明自己。

   是啊,所以自己为什么会fo他?明明最开始还是个正儿八经的唱见。格瑞看着自己的管理绿字,咬着牙打算再送出去两包辣条。

   格瑞没有看见自己目光移开后嘉德罗斯蓦然低沉的面色。

   准备点礼物的手突然被嘉德罗斯抓住,格瑞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对方只是毫不在意消掉了礼物界面,“不许送。”

   你说不送就不送?格瑞想挣脱掉嘉德罗斯的手,却发现这只比自己小上一点的手掌竟格外有力,纹丝不动的样子竟是完全没有被自己的挣扎所波及。

   “你想干什么?”原来这家伙力气这么大。格瑞回想起之前二人的互掐,难道嘉德罗斯还刻意收了几分力吗?

   “不许送。”强势的语气中竟然掺了几分委屈,“就是不许送!”

   我送的可多了你又不是没见过,不然这后援会会长头衔是怎么被安上的。格瑞腹诽道,眼下却又想不到什么合适的答复,只是干巴巴的说道:“放手。”

   指节被捏的生痛。格瑞皱起眉,声音的起伏大了些:“放手。”

   嘉德罗斯松了手。

   不对啊,嘉德罗斯怎么可能乖乖听自己的话?这可不是他的作风啊——正这样想着,格瑞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嘉德罗斯一脸低气压的回了房间,也没有重重摔门,门锁安静扣上时的咔嗒声像是照应着什么无法被言述的事物。

   难道...格瑞望着那扇紧闭的门,心想。

   因为自己没有送他,所以酸了吗?

   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虽然真的很烦,烦到想要灭口,但是作为长期室友的话还是要稍微照顾一下吧。这样想着,格瑞把投币视频设置为了不可见。


(5)

   然后当晚嘉德罗斯的所有视频都多了两个硬币。



(6)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的房门打开了一条缝,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点的外卖剩下的残余垃圾往身后藏了藏。

   “没饭。”

   五分钟后,二人扭打在一起。



(7)


   安迷修十分的苦恼。

   雷狮正坐在他的隔壁房间哼着小曲儿在他的直播间里各种闹腾,而自己那个得力的后援会会长又莫名其妙的失踪掉以至于无法把这个家伙给制止住。想到自己刚开直播这家伙就在外面乱飙青藏高原就很心累,连忙拿着黑布遮住摄像头以免暴露这间二人共用的书房跑出去跟雷狮撕了一通这才完事。

   然后这位闲不下来的主又来到他的直播间里放浪,还直接开着大罗神通棍后援会会长的大号过来肆意妄为——又想到自己很久之前发出去的那条放纵雷狮的微博,安迷修几乎悔得肠子都要变成冷热流色了。

   雷狮发的弹幕都是紫色的,混在一堆白色绿色蓝色黄色中十分显眼。

【有船】:哈哈哈哈哈哈傻逼骑士这个地方都过不去

【有船】:你醒醒这是靠智商的游戏不是靠运气

【有船】:这是双人游戏好吗骑士大大你不识字吗难道你一人精分啊不如来找爷玩玩爷绝对打爆你

   为了槽自己连标点都来不及打吗???

   安迷修好气哦。

   “来啊,什么时候决斗?骑士可从不拒绝邀战。”

   弹幕纷纷刷起了“惊!骑士太太终于忍无可忍奋起反抗有船太太的暴行!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哇,真的答应了?雷狮有些玩味的眯起眸子,一股深深的恶意在胸腔里流动。
  
   在这里就不得不揭露一发——雷狮,小号有船,大罗神通棍后援会会长;大号雷神之锤,一度打遍43*9,7k7*小游戏区,被誉为是最不像游戏区up主的游戏区up主。声线圈粉量巨大,但也曾因为挑战猫里奥(不知道可以去试试?)以魔性的走位一次通过而征服了一帮子粉丝。

   然而这一切,在隔壁已经内心炸裂表面上依然云淡风轻的安迷修都不曾知晓。

【有船】:好啊,下周三咯?

   弹幕里纷纷刷着43*9怎么联机,安迷修这才想起来这茬子事。没等他先搪塞过去,眼前便慢慢的飘过去一条十分显眼的紫色弹幕。

【有船】:面基吗骚年?¦•ˇ3ˇ•。)

   ...来真的???

   弹幕一时鸦雀无声,安迷修操纵的小人不断的向前走,又不断的死在同一个陷阱里。

【有船】:哈哈,开玩笑的

【有船】:就算是我亲自指点,恶心帅这种弯木头也掰不直的

【有船】:浪费我一片苦心(。•́︿•̀。)

   那些小姐姐们话尾的颜表情明明那么生动可爱,怎么一到雷狮这里就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呢(╯‵□′)╯︵┻━┻



(8)



   直播结束后这俩准备以森林冰火人一决胜负。

   但这可不是个互怼游戏啊。




tbc——

评论(5)

热度(78)